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华蝶清鉴 > 中国当代思潮

中国当代思潮

 

社会思潮的概念是较为大众化、群众趋向的,其实也就是意识形态,不过,意识形态这个词汇因为历史的原因,被赋予过不同的含义、现在用起来反而有些误解了。

在“文化大革命”时代之后的中国进入了一个思想丰富的时期,虽然政体国体没有变化,当从执政党到社会大众,从政治领袖到知识分子,都有着大量的关于政治和社会的思考。关于各种社会思潮的分类,有不同的提法。有的认为可以简单的仍划作左派与右派,按照西方的政治光谱定义即可;有的认为可以围绕着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来划分一些子类;有的认为可以按照邓小平理论和民间思想来划分。多一些的,比如,萧功秦划为了自由主义、新权威主义、新左派、新民族主义、文化保守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六种民间社会思潮;马立诚则划分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老左派、新左派、民主社会主义、自由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新儒家八种。不同的人物和思想都有各自的特征,在这里也发表些议论。

首先,主流意识形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确是相对独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邓小平理论)从起源上看是对老左派(毛主义)的一种反向运动,加入了大量的自由主义成分——因此在国际范围内,邓小平理论被归入典型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类型。但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它在发展中不断吸收着其他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内容,比如,“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等在一定程度上汲取了新儒家;对社会监督、福利改善、人民平等和民主的呼声不断获得一些小的回应,也是在谨慎的吸收民主社会主义。但毕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其自身的理论基调,强调根本性的威权主义和适度的自由主义结合,这和英美的新自由主义以及尤其演化而来新保守主义可以说是步调一致的。这也是中美间意识形态的对话基础越来越强的理论基础,中国在向右、美国在向左。

其次,民粹主义是分散的一种思潮,凡是强调“穷人有理”的,无论是无政府主义、平均主义、空想社会主义都有着民粹派的影子。而当代思潮中,民粹主义更像一种工具,适合对当权派思想的每一种批判(甚至反对)。但从民粹派在俄国出现时,列宁就已经认识到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思潮,没有可行的社会理想,只是在利用群众对现状中不满的因素骂人搞破坏。老左派在后期,因为力量削弱,可以说一定程度采用了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也混入了民粹的分子。而新左派、自由主义、新儒家、文化保守主义等知识分子意识形态则很少堕入民粹主义的怪圈。

第三,关于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邓小平理论与老左派在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的斗争是全社会化的,即便不能说为人们所熟知,也是多少经历或知道的,因为那是一场主流意识形态的领导权之争,波及的是顶级的政治精英群体,影响面很大。而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则是1995年以后到2000年左右的一场学者论战,双方都是基于对社会不良问题和体制的批判。新左派强调更多些国家的控制、反对加入世贸,坚持社会主义国家不能被资本主义全球化所吞噬,这一派的领袖是清华的汪晖、崔之元和港大的甘阳。自由主义则认为解决社会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市场化程度不够、官僚特权势力扭曲了正常的秩序,这一派的支持者是分庞大,包括清华的秦晖、北大的周其仁、汪丁丁、上海的朱学勤、徐友渔、许纪霖、老一辈的吴敬琏、张五常、董辅礽、厉以宁、咨中筠、李慎之,等等。

社会思潮的立足点是对社会现状的分析,需要对社会问题提出解决的方案;社会思潮需要勾画未来的社会理想目标,同时给出一套相对稳定的价值观。从这一点出发。主流意识形态之外,相对比较成熟的可能是民主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

民主社会主义也就是以前的“修正主义”,最早到伯恩斯坦、考茨基,后来的社会党国际,到近年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布莱尔改革后英国工党。民主社会主义,接受民主选举等方式而不单独强调暴力革命,现代社会党(或同性质的政党)注重社会福利、社会平等。在国内,这一思潮的一种主要表达和政治诉求是通过立宪政治的方式,在保持中国共产党为执政党的前提下实行有条件民主和渐进式政治改良。

自由主义思潮是西方最主要的三大社会思潮传统之一,强调权利的个体自由和资源配置的市场竞争。在国内,自由主义思潮要求对现有体制进行更多更深的自由主义改革,强化资源配置的市场化、降低国家控制,减少政府干预和政府权力,突出政治民主表达、减少绝对权威从而减少腐败和资源浪费。

虽然国内的民主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都能给出一些相对系统的想法、政策建议甚至社会构想,但问题在于,一方面理论上的操作性还有所欠缺,另一方面实践上的群众性和行为性还不能构成足够影响力的意识形态——诚然,从一种体制内出发这两点是都有着天然的矛盾的。

从另一个侧面,学者圈、文化界的关注点变化本身也是一种有趣的历史:从1980年代的“文化热”,到1990年代的“学术史热”,到2000年代的“思想史热”。文化热,是改革开放初期,大家观察学习西方世界的各种理论,对不同文化形态的“好奇”;学术史热,是在1989年的世界剧变后,冷静下来去追寻学术的理论,反思各种被意识形态固化的知识,找回被否定的多元化;思想史热,是寻找精英政治以外的一般民众、宗教信仰等在历史上的状态,去全局性的感受立体的历史。

当代中国学者对社会思潮的贡献,是文史学者最多,经济学家并不多、且几乎全部集中在自由主义的思潮中,政治学家、法学家并不太多,社会学家几乎没有,这种分布似乎很反常理,但背后似乎也在有其自己的逻辑。

 

2012年9月2日星期日

北京市潘家园



推荐 11